新闻分类

产品分类

热门关键词

联系我们

内页左侧联系我们

妈妈明知继父强O我,却离不开他?

您的当前位置:   主页 > 服务项目 > 亲子关系心理咨询 >

妈妈明知继父强O我,却离不开他?

时间:2018-08-12 14:3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2015年的电影《房间》(Room),讲述少女乔依被一个老男人囚禁七年,期间履遭性侵,还生下一子杰克。
  
  现实中,08年于奥地利侦破的案件更为离奇,一位兽父囚禁女儿24年,让女儿多次怀孕,留下六子。
  
  为什么有些被害者,他们面对加害者的摧残,却束手无策?譬如一般我们从动物性的角度,动物面对威胁会有「战」或「逃」的反应。
  
  有人欺负我们,我们可以选择反击,如果不行,似乎逃跑也是一个选项。
  
  既不反击,也不逃跑的情况,成为某些人用来攻击受害者的说词。有时受害者非但得不到同情,甚至还会因为他的不够勇敢而遭受指责。
  
  实际上,加害者通过某些心理上的隐性暴力,能够达成控制被害者的手段。
  
  这类型的暴力不是简单的拳脚相向,在身体上造成伤害,而是在肉眼看不到的心理留下创伤。
  
  当这类「隐性暴力」被忽略,很可能一个人便意识不到自己正在遭受暴力,遭受远离人性的控制。
  
  底下我们就揭示这些控制手段,帮助我们识别自身或他人是否正遭受这样的暴力,进而寻求帮助。
  
  研究创伤多年的心理学家赫尔曼(JudithHerman),认为加害者经常使用的心理控制方式,主要目的在于「剥夺」与「孤立」,并通过有系统的过程,强化两者对被害者心理的影响。
  
  一、「剥夺」指的是剥夺一个人的「人权」
  
  好比自由是一个人基本的权益,今天我把你囚禁在一个地方,要你吃饭、睡觉、上厕所等活动全按照他的安排进行,使被害者无法做出「对自己有利」的决定。
  
  剥夺的内涵大体有两条径路:
  
  a.灌输恐怖。恐怖来自永无止尽的威胁,威胁受害者如果违背他的心意,就可能遭受死亡或严重的肉体伤害。
  
  在奥地利的案件中,威胁要伤害加害者的孩子,也是一种强有力的威胁。后者对一些受虐妇女,更具有恫吓作用。
  
  b.激起无助感。心理学家塞利格曼(MartinSeligman)曾对狗做过实验,将狗关在装了电击装置的笼子里。
  
  其中一种笼子有个按钮,只要电极的时候按下按钮就能停止电极,狗在这个笼子中遭受创伤,被释放后还是能够恢复心理健康。
  
  有些狗没那么幸运,牠们被关在一个没有规则可寻的笼子里,没有任何可以做好心理准备的线索,也没有中止电极的规律。塞利格曼发现这些狗后来的心理创伤,长久难以复原。
  
  无预警、不按牌理出牌、反复无常的暴力会让受害者放弃抵抗,塞利格曼称之为「习得性无助」。
  
  也就是在长期无法预期的暴力下,使得一个人「认定自己已不具备改变困境的可能性」。
  
  进而,加害者往往会在威胁与暴力后,又扮演上帝的角色。
  
  先给予恐惧,再给予「赦免」,让被害者屡屡经历死里逃生的心理折磨,直到以为自己的痛苦与快乐全应由加害者决定。
  
  二、「孤立」,一方面断绝受害者与外界的连结,另一方面取消受害者在人际互动中的自我感,最终目的是使加害者对受害者产生强烈的依赖。
  
  隔离的目的在于方便加害者的控制,当受害者处于一个既定的、狭小的生活空间,加害者更容易实施监视,并且所以与外界联系的方式都要通过他的检查与审视。
  
  有时加害者会以爱为名进行孤立性的控制,冠冕堂皇的要求对方报告一天行程、检查对方的手机、私自借用受害者的名义,切断受害者与亲朋好友的联系。
  
  除了对受害者「当下」的控制更有甚者,就是对受害者人格进行全面破坏。切断对方人格建构历程的「过往」回忆,譬如把过去的书信、纪念品抛弃。还要打击受害者的核心价值观,譬如让一位素食主义者吃肉,要他伤害自己最心爱的宠物等。
  
  受害者为了生存做了许多自我厌恶的举动,而加害者一方面强迫他,另一方面又扮演宽恕与接纳的角色,同时扮演被害者的撒但与上帝。
  
  这一切将使受害者不得不越来越依赖加害者,逐渐和加害者变成生命共同体。
  
  §结语
  
  正如赫尔曼所言,施暴不仅仅是「习得性无助」那样容易被发现的外在暴力。
  
  当我们审视一些身在家庭暴力,或不平等的关系中,已经出现身心症状却不明究理的被害者。
  
  不禁会发现,许多试图支配他人心理的隐性暴力,就这么被许多加害者以爱等温柔的名义给掩盖。
  
  如果你正在犹豫该不该离开一位口口声声为你好,却总是给你无限压力与孤独的人,倘若他对你好的方式如上所述,他很可能正在对你实施暴力,好控制你。
上一篇:考试的焦虑